肺癌病人都要做基因检测吗?早期术后也要做?做1次行么?

2020-10-05 20:32:48 313

多年来,外科手术,放疗和化学疗法一直是治疗肿瘤的主要方法,其地位并未动摇。 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靶向疗法在过去的十年中迅速进入临床,比化疗更有效,副作用更少! 肺癌是靶向治疗的重要战场,也是有效的领域。

靶向疗法是否需要在靶向之前找到目标? 怎么找? 基因测试!

[div class="img-container" style="margin-top: 30px; font-family: arial; font-size: 12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 div]

什么是基因? 它是遗传的基本单位。 携带遗传信息的是DNA或RNA序列。 父母将把这些信息传递给下一代,包括原癌基因和抑癌基因。 每个人都知道原癌基因突变和抑癌基因的失活是癌细胞形成的基本条件。 突变的原癌基因是我们在靶向治疗中寻找的“靶标”!

基因检测机构通过专用设备和特殊的生物检测技术检查DNA序列,然后比较后确定哪些癌症基因发生了突变。 癌基因很多,目前已知的癌基因有500多种,其中大多数没有相应的治疗药物,例如具有RAS突变的肿瘤。

肺癌中常见的突变基因为KRAS,EGFR,ALK和ROS1,其中KRAS和EGFR突变约占肺癌总数的20%-30%,ALK突变约占2%-7% 和KRAS突变目前尚无药物,靶向治疗主要针对某些具有EGFR突变,ALK扩增和ROS1融合的患者。


[/ div]

肺癌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 常见的突变基因一般不会出现在小细胞肺癌中。 非小细胞肺癌可分为肺腺癌,肺鳞状细胞癌和大细胞肺癌。 在肺鳞状细胞癌中,EGFR,ALK和ROS1基因变化的发生率小于1%。 它们在肺腺癌和大细胞肺癌中发生突变。 肺癌更为常见。 例如,大多数患有肺癌的亚洲女性和非吸烟者是肺腺癌,EGFR突变的可能性约为70%-80%。

小细胞肺癌和肺鳞癌很少有常见的突变基因,因此通常不会进行基因检测,将来可能会发生。 肺腺癌和大细胞肺癌在治疗前需要进行基因检测。

“盲进食”靶向药物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常见。 主要原因是检测费用昂贵,并且肺腺癌中EGFR基因突变的可能性非常高,用于相应治疗的代靶向药物相对便宜,其有效性在两到三周内得到了验证。 因此,尽管不建议使用“盲食”靶向药物,但许多人还是“盲食”,尤其是对于不吸烟者和女性肺癌患者。 值得思考。

我们常说的靶向疗法是指肿瘤驱动基因的突变。 还有一种称为靶向疗法的治疗方法,该方法可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并“饿死肿瘤”。 该靶标位于其新血管中,并且其基因广泛分布,因此在治疗之前无需进行基因检测,例如“ Beva”和“ An Luo”。

[div class="img-container" style="margin-top: 30px; font-family: arial; font-size: 12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 div]

靶向治疗一直是晚期肺癌的指征。 早期肺癌手术后需要基因检测吗?

应根据IB期后的情况考虑辅助治疗,Ⅱ,ⅢA期后需要辅助治疗。 化学疗法一直是主要的辅助治疗方法。

两年前的一项研究表明,IB-ⅢA期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在术后接受靶向治疗的情况下,其无病进展时间要比化学疗法长得多,并且其总生存时间也应该比化学疗法更长! 目前,我们的医学指南不建议术后辅助靶向治疗,而仅针对ⅢA和ⅢB阶段的术后适应性推荐低水平治疗。

刚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进行的一项全球研究表明,EGFR突变第三代靶向治疗药物对IB-ⅢA期后的无病生存时间具有显着影响,并降低了脑转移率,并且 效果优于A代靶向药物!

因此,建议在早期肺腺癌和大细胞肺癌之后进行基因检测,并为将来做准备。 如果存在KRAS,BRAF突变,则有预后意义。

肺癌的异质性非常大,包括部位异质性,时间,耐药后的异质性以及活检的准确性是不正确的。 如有必要,基因测试需要重复,一次可能无法正常进行。  !

我们希望在肿瘤中发现更多的突变基因,并开发出相应的治疗药物,使患者和人类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