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技术伦理之争何论输赢?

2021-04-01 22:45:39 196

干细胞有单能、多能和全能三类,而胚胎干细胞属于全能一类。这正是胚胎干细胞的特点和优点。人的胚胎干细胞能够建系了,那就意味着有可能在一定条件下分化发育为人体的任何细胞、组织或者器官,从而使“再生医学”之梦变为现实,这正是科学家和公众对之寄予厚望的根本原因。干细胞的研究给人类健康带来无限光明前景的同时,由于其与胚胎伦理地位、克隆人等敏感问题有密切联系,使科学研究始终处于造福与不测的交叉路口,由此引起的伦理之争被称为“世纪伦理之争”。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多18字)

西部中科干细胞研究院谈到,尽管胚胎干细胞有着巨大的医学应用潜力,但由于胚胎干细胞研究关系到克隆技术能否正确运用,关系到对人类胚胎的正确对待等问题,不仅吸引了各国科学家和商业团体的目光,还引起社会学家、伦理学家、法学家、哲学家和官员的广泛关注,并由此引发了空前的伦理道德之争。归根结底,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争论的焦点就是胚胎到底是不是生命。

从体外受精人的胚胎中获得的胚胎干细胞在适当条件下能否发育成人?干细胞要是来自自愿终止妊娠的孕妇该怎么办?为获得胚胎干细胞而杀死人的胚胎是否道德?是不是良好的愿望为邪恶的手段提供了正当理由?使用来自自发或事故流产胚胎的细胞是否恰当?如果胚胎干细胞和胚胎生殖细胞可以作为细胞系而可买卖获取,科学家使用它们符合道德规范吗?什么类型的研究可被接受?能允许科学家为研究发育过程或建立医学移植组织而培养个体组织和器官吗?由于目前已接受人体基因可以插入动物细胞中,将人的胚胎干细胞嵌入家畜胚胎中创立嵌合体来获得移植用人体器官是否道德?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多18字)

随着干细胞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应用骨髓移植、外周血造血干细胞等干细胞技术已经进入临床,并且在逐渐被推广。然而科技的发展是把双刃剑,干细胞技术在某种程度上赋予人们可以操纵生长发育、生老病死的能力,如果不加以严格管理,患者的尊严是否会被随意侵犯?对生老病死的干预能否被众人接受?因此,医学研究的伦理要求逐渐被重视,人们也开始冷静下来思考干细胞所涉及的医学伦理。

传统医学伦理对医护人员的道德要求主要是“关护”“不伤害”,并不十分注重诊断、和研究过程中患者自身的同意或拒绝的权利。而现代医学伦理则要求医生应更多地考虑到患者在决策中的参与,并通过向患者告知未来活动的意义、机会、后果和危险而为患者的自我决断创造条件。现代医学伦理要求患者的知情权、隐私权和决定权都受到尊重。如何处理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与患者的自决权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等,构成了干细胞医学伦理学中具有争议的基本内容。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多18字)

 

各国的谨慎态度

美国的干细胞研究居于世界前列,科学和宗教观念的激烈碰撞在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上充分显现。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和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截然相反。布什坚决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他在总统任上时,曾两次动用否决权,否决了用联邦经费资助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议案。2001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签署总统令,禁止联邦资金用于提取胚胎干细胞及其研究,只能对当时已有的21种胚胎干细胞展开研究,美国的胚胎干细胞研究一度跌入低谷。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多18字)

2009年3月9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签署行政命令,宣布解除布什签署的对用联邦资金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的限制。美国伦理审查委员会认为必须要有合理而科学的设计,从而产生有效并有意义的结果,否则就有违背伦理原则。比如要确定患者是否符合条件、尊重个人自主权,同时还应确认各种社会风险、精神风险以及身体风险等都被降到,确保针对风险具有相应的保护措施等。

日本积极制定相关法规和伦理准则,推进干细胞的研究。1999年底,日本科学技术会议生命伦理委员会公布《以克隆技术产生人类个体值基本见解报告书》,重申日本反对克隆技术制造人类个体的基本态度,并正式颁布了146号法律《关于对人克隆技术规制的法律》。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多18字)

2000年11月30日,日本通过《关于人类克隆技术和其他相似技术的规范法》。2001年9月25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人类胚胎干细胞产生及利用指导原则》,其目的在于促进和规范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及其在再生医疗方面的应用。对使用成体干细胞的再生医疗临床研究采取许可制,研究项目必须通过伦理委员会和厚生劳动省中央审查委员会的双重审查。日本希望通过制定这项指导方针,在尊重患者人权的同时,确保研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中国大多数学者认为,胚胎是人类的生物学生命而不是人类的人格生命,胚胎具有一定的价值而不具有与人一样的价值。因此,同意以维护和提高人类健康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但是,强调严格控制使用人的配子制造的胚胎和克隆人的胚胎,并且反对克隆人。对以人为对象的医学研究,应按照《赫尔辛基宣言》的要求进行伦理学审查,从而维护相关者的权益,这也是医学伦理委员会的重要职能。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原则上应该包括:知情同意、保障受试者安全、尊重和保护受试者隐私、适当补偿和特别保护脆弱人群等。为了能够真正落实法定的伦理审查原则,我国必须建立可供遵循的伦理审查程序、标准和方法。

干细胞技术伦理之争何论输赢?

西部中科干细胞研究院谈到,关于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争论并没有结束,人类胚胎毕竟是一个生命,因此必须严格管理和采取谨慎的态度对其进行研究,包括建立研究单位的准入制度和伦理委员会对其研究的审查等。很多人建议应该鼓励成体干细胞和iPS研究而应放弃胚胎干细胞研究。通常人们认为成体干细胞不涉及伦理学中对胚胎的争议,其研究更为迅速。目前,由于成体干细胞和iPS细胞所涉及的伦理问题相对较少,各国对这两类干细胞的研究限制比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