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西部研究院:干细胞移植病友奇遇记

2021-06-01 23:42:05 156

老罗、老左和小孙三个人本来素不相识,一次不幸遭遇,让他们在同一家医院的神经外科病房相遇。成为惺惺相惜的病友。老罗并不老,才43岁。他到贵阳出差,白天忙完公事后,晩上和几个朋友在一起搓麻将。玩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觉得左手疲软无力,连牌都拿不起来了,紧接着人像一根煮熟的面条瘫在麻将桌边。原来老罗患高血压多年,导致脑出血偏瘫了,被送进医院。


老左才40岁,上班路上突然感到左臂发麻,接着左脚也不听使唤了。他感觉不妙,赶紧“打的”回家,一进家门就昏倒在地。家人赶紧把他送进医院,诊断为脑溢血。后来经过开颅手术保住了性命,但落下个半身偏瘫的后遗症,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20来岁的小孙是一位进城打工的男青年,在一家建筑工地做小工,被一根钢管砸中头部。严重的脑部挫伤使他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不幸成了“植物人”。

三个瘫痪患者住在一个病房里。看着瘫痪的身体,想着以后的人生路,老罗和老左终日唉声叹气、愁眉苦脸,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主管医生周强向住院的患者们透露了一个想法,用干细胞可能有希望。他一直在动物身上做试验,效果很好,但是还从来没有在人身上做过,也没有病例可以借鉴。出乎意料的是,住院的患者们都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争着做批试验者。选中老罗、老左和小孙成为批手术患者。

手术开始了。医生先从患者体内抽取100毫升骨髓,提纯约1毫升干细胞,然后再通过CT成像系统立体定向后,注入患者脑内的特定部位。3个患者的手术都在同,历时13个小时。

大多数的干细胞移植是把骨髓细胞取出来后,在体外分化为神经干细胞,进一步扩增后再移植到脑内。而周强从自己上千次的动物实验中发现,这种方法效果并不好,不如直接移植原始的干细胞。虽然从理论上不能明确阐述为什么这样做的道理,但是他相信实践出真知,自己一点点摸索积累起来的经验才是真实可靠的。

怀着信心和担心,周强和他的同事们密切观察患者术后的反应。过去在实验室里,动物一般在一个月左右出现效果。周强预计在患者身上产生作用时间可能与之差不多。没想到,术后第二天,老左和老罗就称偏瘫那一侧的肢体有了感觉;睡在床上两个月一动也不动的小孙开始出现躁动不安的症状。

奇迹在术后第三天陆续出现:先是老左瘫痪的左手可以移动,左脚也能提起来了。没多久,老罗的左腿也有了力气,可以动弹了。随后,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小孙开口说话了。他说“我的头有点痛”。到第4天,小孙已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家,再后来竟然可以与人交谈了。

仅仅注射1毫升干细胞,居然这么快就产生了效果,连周强本人都不敢相信。他分析:干细胞移植到受损脑组织中,不仅仅只依靠分化增殖自身发挥作用,更重要的是激活了处于休眠状态的部分神经细胞,让它们重新活跃起来,执行神经细胞的功能。

科学研究发现,在人体中真正起作用的神经轴突不过20%〜30%,其他的均处于静息状态。只要能把这些静息状态的细

胞有效地调动起来,其修复损伤的能力将是不可估量的。而原始骨髓细胞中就存在这种神秘物质,进入人体后可以充当细胞激活剂,“唤醒"沉睡的神经细胞,敦促它们履行自己应该担当的“职责”。

现在,中科西部研究院已经在省内外许多患者纷纷慕名前来就诊,手术档期已排到3个月以后。